步步驚魂6.0

警匪大陸2008

主演:牛青峰  熊乃瑾  朱泳騰  姜華  肖涵  

更新時間:2019-10-04 00:31

詳細劇情

女主角師嘉――左家墳社區醫院護士,膽子大,喜歡整蠱搞怪,專業技能差,情緒化,感情幼稚,是典型的不靠譜的女生。愛幻想,丟三落四,扮淑女總是漏餡,扮猛女條件不夠,關愛小動物和弱者,對患者很好,愛吃,愛減肥,更愛減肥后狂吃。在單位里總是搞不清狀況,說話不著調,總是不知為什么就得罪了領導,還以為領導喜歡她。但見了帥哥緊張,消除緊張的方式就是跟帥哥作對甚至羞辱帥哥,完了就后悔。一個偶然的機會,她發現醫院地下室盡頭有一間神秘的病房,里面躺著一個活死人,據說已經失去意識和知覺長達十五年了,民間俗稱這種人是“木僵人”,醫學上叫植物人。師嘉與自稱是照顧“木僵人”的護士結識,這位護士脖子上系著一條紅紗巾,神情怪異。一次偶然,師嘉從護士站得知照顧“木僵人”的女護士五年前已經死了,是用繩子上吊而死,那么,跟師嘉說話的這個女護士到底是人還是鬼呢。

第1集

  某市邦達公司董事長高敞坐在自己辦公室的大班臺前,他的大班臺面對著大大的落地窗,外面是一片燈光和廣場,他好象睡著了。女秘書輕輕拍了他一下,他的腦袋歪了過來,臉色青紫,雙眼睜的很大!女秘書一路慘叫沖了出去。護士師嘉來到左家墳醫院報到,她費了很大的勁,從郊區醫院調到這家離自己住所很近的醫院。她的護校同學原冰冰也在這家醫院,但原冰冰好像悶悶不樂。師嘉覺得整個醫院的氣氛都很壓抑,沒有人笑。護士長讓師嘉去203領中秋節福利,粗心大意的師嘉坐電梯到了地下二層,陰森的氣氛讓她害怕,203室居然是走廊盡頭的一間病房,師嘉聽見里面有哭聲,但敲門沒有人開門。師嘉回到值班室,眾人聽說她去了地下二層的203,所有人的臉上露出驚恐的表情,但沒有人肯告訴師嘉那里有什么。護士長警告她,永遠不要再去地下二層!市刑警隊長劉衛東正在與同事吃火鍋,接到電話說某大廈內死了一個人讓他去看看,當他聽見死者高敞這名字時突然想起什么,起身就走,同事埋怨他又逃避買單。劉衛東趕到現場,發現有市有關領導、局長也趕來了。局長說初步鑒定可能是心肌梗死。但這高敞是本市有名的企業家,為慎重還是讓他來看看。因為法醫說死者面向窗外,表情驚恐,可能因驚嚇造成心肌梗死。劉衛東看看窗外,外面只有美麗的夜景,他對局長說能到這么高窗口嚇人的只有大金剛。嚴莉分析說如果沒長翅膀,猴子也爬不上十四樓。如果是他殺,這人要有兩個條件,第一知道高敞有冠心病,第二還有知道他最怕什么,死者伸出的四個手指好像富有寓意,劉衛東想起前任刑警隊長交待他的事。他在離任前告訴劉衛東四個名字,說如果其中一個出了事,一定要仔細調查。高敞就是其中之一。這之間有什么聯系嗎?由此,劉衛東不覺得是自然死亡。劉衛東向局長說了自己的懷疑,局長說不要把事情弄復雜了,他是病死的,你非要說他殺,不是給自己添麻煩嗎。技術部門已經鑒定過了是心肌梗死,只是說可能受到驚嚇。心臟病人激動、興奮、驚恐都會引起發病,不能說讓他激動、興奮、恐怖的人都是害他。劉衛東私下找到前任刑警隊長了解當年的情況,詢問那四個人名的意義。前任說十五年前他的前任給了他份名單,現在這四個人都成了市里有名的人物,而他的前任叫俞海,在凱旋酒樓對面開了個洗車行。當年俞海辦過一個什么案子后,突然不做警察了,如果不離開現在可能是局長。劉衛東的父親癌癥晚期,在醫院臨終關懷病房,劉衛東的姑媽一直在醫院護理。劉衛東的父親看上了護士師嘉,想介紹給兒子,臨死前要看到兒子結婚。姑媽要介紹劉衛東和師嘉相親。劉衛東在醫院外的長椅上等著,師嘉來了,劉衛東第一句話說師嘉遲到十五分鐘,師嘉想解釋剛才的事。劉衛東說他只注重結果,任何解釋都無法改變結果。錯誤不需要理由。兩人不歡而散。師嘉正要走,新來的大夫左南出現在眾人面前,他剛從國外回來,是醫學博士,做了一個成功的手術后,左南請眾人吃飯,順便邀請了在場的師嘉,師嘉故意在劉衛東面前裝得和左南很親熱,并答應赴宴。方麗云,曾經與劉衛東熱戀,一度談婚論嫁,卻在五年前突然失蹤,從此杳無音信。劉衛東為此深受打擊。后來聽說方麗云與一個臺商去了美國,過著富家太太的生活。為什么時隔五年后又突然回來,并且出現在這樣一個場合。  從側面了解中,劉衛東得知方麗云正參與一個本市最大的房地產項目。名單上的另三個人也出現在追悼會上。劉衛東一直注意這幾個人的表情,其中一個總往眼里滴眼藥水。


第2集

  名單上的第二個人趙凱旋的酒樓裝修擴大后重新營業了,是本市最高檔、最大的飯店。開業前要舉行隆重的儀式,有關領導也要到現場講話和趙凱旋一塊剪彩。高敞死后趙凱旋的眼病又嚴重了,師嘉的院長是他的朋友,院長讓師嘉送幾瓶眼藥水給趙凱旋。師嘉路過趙凱旋的家,把眼藥水交給趙凱旋后,和左南去參加聚會去了。趙凱旋喜歡自己開著豪華車飆車,每天自己開著去上班。開了一會兒他覺得眼睛難受,趁等紅燈時拿出眼藥水滴了一下,閉上眼睛歇息一下。紅燈過后,他的出飛奔而出,突然他感覺眼前的影像全是虛的,車影晃動,撞到一棵樹上,后面三輛車全追尾了。左南和師嘉等在一起吃飯,很熱鬧。師嘉的女伴原冰冰攛掇師嘉把他拿下,師嘉笑著說,太熟了,下不了手呀。師嘉突然得知,醫院里人心渙散是因為醫院要搬家,到遙遠的郊區。師嘉萬分沮喪,本來就是圖這里離家近,沒想到將來上班的地方更遠。據說,院領導把地賣給了大地產商單斌。護士長神情恍惚,出了事故,被辭退,眾人不解老護士長怎么會出如此低級失誤。原本由護士長負責的地下二層203房的工作沒有人肯接,被推給了師嘉負責。師嘉這才知道203室里,躺著一個植物人。男護工王司晨說這植物人“死”于一場車禍,開始在醫學院做為研究對象,因治療無效被轉到了這家以醫院。有人出了一筆治療費,師嘉來院兩年了,第一次見到這植物人。王司晨下班了。師嘉往胃管打西瓜汁、流食。她手機響了,放下手里的東西出去接電話,接完電話回來,她驚呆了,植物人身上的白被單全是血,她大呼小叫地喊來人,原來被單上是西瓜汁。領導埋怨她工作不認真,肯定是胃管堵了,西瓜汁注到外面了都沒注意。師嘉很委屈,一邊收拾殘局,一邊埋怨植物人,師嘉脫下白大衣,里面只有胸罩,她發現植物人在看著她,嚇了一跳。趙凱旋不得不趕去參加開業剪彩,扔下車讓交警處理,打著車到了現場,憑著感覺在應酬著。劉衛東也接到了請柬,被接待人員拉到了主席臺上。名單上的的另兩個人就坐在他身邊。趙凱旋請領導講話,對面一股水柱噴過來,主席臺上的人無一幸免。劉衛東向對面看去,一個洗車的老頭,手上的水槍倒拿著,他背對著會場罵徒弟,但水槍忘關了。劉衛東趕過去制止他,告訴老頭他聽說過一個后腦勺長眼睛,能背對著人打槍的老刑警隊長俞海,今天見識了。老頭說他不認識警察,只認識警犬。混亂過后,趙凱旋要趕緊結束儀式。幾個漂亮的女服務員端著紅稠子,讓領導和趙凱旋共同剪彩。領導順利剪斷,趙凱旋目光呆滯,他用另一只手找方位一剪子鉸下去,女服務員啊的叫了一聲。趙凱旋的剪子掉到地下,趙凱旋的另一只手鮮血淋漓,場面更加混亂。大家問怎么回事,趙凱旋說點完眼藥水眼睛看東西是虛幻的,劉衛東說趙凱旋被散瞳了,囑咐保留好那瓶眼藥水,嚴莉趕到車禍現場,惟獨找不到那瓶眼藥水了。


第3集

  劉衛東找到找師嘉,問她送的眼藥水事。師嘉說自己送的是白內停,決不會拿錯,她把藥拿到手后,就去了一趟地下室,替植物人打了點滴。劉衛東問地下室除了植物人還有誰?師嘉說只有樓道另一頭的太平間的劉大爺和男護工王司晨。出了醫院是醫生左南開車跟她一塊去送的。師嘉問劉衛東出什么事了?劉衛東說隨便問問,并說師嘉粗心大意,拿錯眼藥水是有可能的。  師嘉很委屈,對地下室開始注意了。她夜里值班總能聽見地下室有說話聲,腳步聲,還有隱約的哭聲。可是她說起這事時,沒人相信她。院長說她找借口不想給植物人做護理工作,還問她送錯眼藥水的事,埋怨了她一通。師嘉跟原冰冰說,原冰冰也說師嘉幻聽幻視。  夜里,師嘉下去看一眼植物人。遠遠地透過植物人房間的小窗戶,發現看太平間的劉大爺高舉一個大錘子,向植物人頭的方向砸去。師嘉啊地驚叫一聲!劉大爺從在植物人房間里出來拿著錘子向她走過來,師嘉嚇的腿都軟了,本能地捂住腦袋,劉大爺輕輕地拍了拍他的頭,走了過去——  師嘉慌慌張張地跑進值班室把門關緊。師嘉給醫院保衛科打電話。  保衛科來了兩個人,植物人安靜地躺著,一切正常。他們又來到太平間,劉大爺謙恭地笑著,沒什么異常。 保衛科的人說師嘉神經病。  左南主動申請承擔治療植物人的工作,冰冰認為左南是為了接近師嘉,植物人對左南沒什么吸引力,是植物人的女護士吸引了他,她攛掇師嘉跟左南好。左南也開始追求師嘉,發短信給她,師嘉每天喜滋滋地接發短信,工作老出錯,竟然把針扎到了王司晨的手上。  院里同意了左南的要求,左南跟師嘉一起進了植物人病房。王司晨給左南講各種鬼故事,把左南嚇得夠嗆。在獨自上洗手間時,左南發現洗手間的燈壞了,于是去了地下的洗手間,旁邊有個人好面熟,解完手再看,那人不見了。回到師嘉的值班室,左南想起剛才那個人,嚇出一身冷汗,那個解手的人不正是“木僵人”嗎!趙凱旋這兩天為眼藥水的事心煩不寧,找到名單上的另外一人,乳品廠廠長朱玉冰, 兩個人站在凱旋大廈的樓頂。趙凱旋說有屠夫來了,豬馬牛羊早晚要倒霉。朱玉冰笑他是驚弓之鳥,膽小如鼠。朱玉冰還沒到回公司,惡運就迎頭而至,在街上貼著一些小廣告,說他的乳品廠的主要產品被投毒了,一共100瓶,誰喝到誰等于中大獎。下問題嚴重了,一想到嚴重的后果,市領導嚇得兩個血壓升高、一個心絞痛。要求先停止生產,追回全部產品銷毀,一盒不漏過。并指令公安局限期破案。


第4集

  師嘉在喝牛奶,左南緊急打電話叫她別喝,說投毒的事,師嘉鬧肚子,以為自己中毒了,要求洗胃。左南趕來,查了一下說師嘉沒事。師嘉突然想到喂了植物人一盒牛奶,趕緊向地下室跑去。植物人不見了,床上空空的,劉大爺面無表情地抱走了植物人的被褥——師嘉幾乎要攤倒在地,劉大爺抱著被褥向樓上走去。師嘉和左南來到太平間。太平間的床上白被單,左南輕輕打開白被單,見植物人死了一樣地躺在床上。師嘉哭喊是自己害了植物人,植物人突然掙開了眼睛,仿佛對著師嘉在笑。師嘉又被嚇了一跳,問左南看見他掙眼睛笑了嗎,左南說他一直閉著,說師嘉是幻覺。植物人的眼睛是閉著的。左南查了一下說植物人還活著,沒什么問題。師嘉和左南向外走去。植物人的眼角流出一滴眼淚。醫院院子里,劉大爺在涼植物人的被褥。王司晨又跑到護士站找原冰冰套瓷,師嘉責問他為什么不好好照顧植物人,王司晨說那劉大爺當年因頭貴重的花瓶 蹲了八年大獄,勞動改造慣了,劉大爺愿意伺候植物人,自己不能打擊他積極性。公安局長也重視了,成立專案組,讓劉衛東負責。劉衛東認為,牛奶沒有開過。他來到乳品廠了解情況,看生產車間的流程,從國外引進的流水線作業,一切都是在機器里完成的,任何人不開包也接觸不到包裝盒里的奶。嚴麗分析是不是把毒加到大牛奶罐里了。劉衛東看了看那高大的牛奶罐說嚴莉腦袋進奶了,那得一百斤毒鼠強,全市的人得死一半。左南陪師嘉在樓上的值班室值班。劉大爺送上來夜宵,說好幾天沒死人了,今晚差不多該有了,讓他們準備好搶救病人。他說他能聽鬼魂的聲音,果然來了幾個喝牛奶中毒的,最重的是個老頭,拉脫水了,血壓都測不到了,左南和師嘉忙活半天也沒救過來他。劉大爺沒等叫就準時推著平車上來了接死人了。劉衛東很沒面子,領導也埋怨他破案不利。劉衛東又找到幾盒牛奶,求技術部門的人仔細鑒定,發現那盒有毒的還是有人開過,又巧妙地包裝好,封口幾乎是分不出來。劉衛東聽說醫院有喝牛奶中毒的,趕緊奔向醫院。醫院值班室,左南和師嘉忙活累了,吃完了劉大爺送的東西。劉衛東趕來了。劉衛東問左南喝牛奶中毒的事,左南說是病人都搶救過來了,可能是瀉藥。但一個老人本身身體很衰弱,因脫水、休克導致循環衰竭而死,瀉藥只是誘因。劉衛東決定在下去看看那中毒死亡的老人。三個人到了地下室,突然停電了,劉衛東感覺有個人從身邊過去了。他們四處找電表箱,突然太平間的劉大爺出現,師嘉和左南嚇得驚叫,劉大爺打開電表箱,說是有人拉了閘,劉大爺很生氣,說冰柜里的火腿腸會因此變質的,左南這才知道,劉大爺把二鍋頭和火腿腸跟尸體一起放在冰柜里。想起剛才還與劉大爺吃宵夜,左南感到直惡心。劉衛東在考慮是誰拉的電閘?他在掩蓋什么,除了植物人,只有劉大爺,沒有看見別人。


第5集

  朱玉冰快要急瘋了,按合同天天往里收大量的奶,只能倒掉,這樣下去他的公司早完倒閉。一直沒有發現毒鼠強中毒的,只是有出現了一些腹瀉的。他要求恢復生產,市里同意了。但奶源、奶罐各個環節都有警察和保安站崗,檢驗室邊上一個屋子里還養了一屋子小白鼠,送檢牛奶檢驗后,還要給小白鼠喝一下試試。為了說明自己的牛奶產品沒問題,朱玉冰舉行新聞發布會。把檢驗后的牛奶,當著記者面親自試喝。劉衛東堅持讓小白鼠先喝,幾只小白鼠喝了后立馬斃命了。朱玉冰嚇出一臉冷汗,劉衛東找到朱玉冰詳細問了太平間劉大爺當年的被開除的經過。朱玉冰說當年劉大爺是倉庫保管,偷出了幾件陶瓷廠的極品,那些好東西只能是碰上的,特意做做不出來,劉大爺當一般的瓶往外偷,抓他時因撕扯,瓶全摔碎了。當時為了保護劉大爺,他把東西的定價壓到最低的幾萬塊,要不然就不是判他十年了。新聞發布會又出現有毒牛奶的消息傳出,乳品廠的產品更是一盒也賣不出去。而且,牛玉冰因放射源患了急性再生障礙性貧血,局長把劉衛東批了一通,催他盡快破案。劉衛東決定從新聞發布會那杯真正有毒的牛奶入手查。劉衛東決定返回乳品廠檢驗室了解情況。朱玉冰半夜起來,發現枕頭上有一縷一縷的頭發,他上廁所,照鏡子一看,幻覺中鏡子里面出現個女鬼向他招手,他定神一看是自己,他發現他的頭發掉成一片一片的,成鬼剃頭了,他一抓又掉下一些——他的鼻子里流出了血,身上出先了紫癜,他十分恐怖地叫了起來。床頭柜上擺著一個十分貴重的花瓶,花瓶里查到了放射源,是醫用的同位素。


《步步驚魂》是由汪海林擔任總制片人,牛青峰,熊乃瑾,朱泳騰,姜華,肖涵等聯袂出演的刑偵,懸疑,驚悚,警匪劇集.歡迎大家觀看!

上一篇:水中花 下一篇:危險的她
評論加載中...
加載中...

返回首頁版權投訴返回頂部

Copyright ? 2008-2018

当彩票托真实经历